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给送奶老头的肉体福利
给送奶老头的肉体福利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给送奶老头的肉体福利 他走到院门口打开院门,只见一下六十来岁的小老头,骑着一个电瓶车,车后面有个大箱子装满了一瓶瓶的牛奶。这个老头头发有些花白,小脸尖下巴,一双小眼,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看起来很是猥琐。?

  他看到了王贺明显的一愣,因为他知道这户人家的主人是一个很有气质不苟言笑的中年女人。不过他还是面露笑容的说:“先生,俺是送牛奶的,这是您的牛奶。”?

  王贺看了看老头说:“哦,我忘记带钱出来了,跟我进来拿吧。”?

  老头到不认生,他把电车推进院子跟着王贺进屋了。?

  王贺故意把老头领进张芳躺着的房间,老头进来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屋内一片狼藉,自己以前送牛奶经常见到的女主人手脚被绑着,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

  老头叫道:“诶呀娘啊。”赶紧向外跑。王贺掏出匕首拦住老头,老头惊慌失措的说:“大兄弟啊,我啥也没看到,你就让我走吧。”?

  王贺笑道:“大爷,你别怕,这个女人是个淫贱的荡妇,昨晚她把我伺候的可爽了,这不你来了,也让她伺候伺候你。”?

  老头看了看床上的张芳,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眼中露粗怀疑的目光说:“大兄弟,俺就是个送牛奶的,她不管什么样和我也没关系,你就让俺走吧。”?

  王贺忽然面露凶光说:“你要出去报警怎么办?要不我先杀了你,要不你就照着我说的做。”?

  老头吓得浑身战栗哆嗦着说:“大兄弟,俺就是个打工的,只要你饶了我怎么着都行。”?

  王贺点点头,他把门锁好,然后一把抓起穿上的张芳说:“骚货,起来让这位大爷爽爽。”?

  张芳已经听到了王贺和老头的谈话,她怒道:“你不守信用,你说伺候好你你就离开的。”?

  王贺晃晃手机说:“你这样的态度老子很不爽,不听话也行,一会老子就把图片发到网上。当然如果你听话的话我会当面把这些图片全部删掉。”?

  张芳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已经忍受了一晚上,她不想功亏一篑,只想满足了王贺让他赶紧离去。她示意了一下自己被绑上的手和脚,王贺知道她又一次屈服了,麻利的给她解开了。?

  “你要做出最淫荡的表情和姿势去勾引这位大爷。”王贺补充道。?

  张芳赤裸着身体大方的从床上下来来到老头面前,两颗硕大的乳房伴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的。老头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送回牛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是福是祸,唉,反正自己没钱没势,老光棍一条,即便是个圈套能骗到自己什么?想到这老头也就无所谓了,看到这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这个一辈子也没娶过老婆的老头有些激动,难道我能享受到这个高贵又有气质的女人吗?难道我是在做梦??

  老头正满脑袋迷糊的时候突然觉的自己腰带一松,裤子被扒了下去,只剩下那条打满补丁的内裤,他下意识的向下看去,只见那个裸体的女人正满脸暧昧的看着自己,她的手已经摸向自己的内裤。老头有些脸红,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

  老头感觉一只柔软的手隔着内裤握住了自己的阳具,那只手似乎有灵性般游走在阳具和阴囊上。老头的阳具刹那间挺立了起来,张芳有些意外,她认为这个岁数的老人性功能开始衰退,没想到一分钟没到老头的阳具居然挺了起来。她哪知道这个老头憋了一辈子。?

  张芳把老头的内裤脱了下来,老头的阳具并不算大而且包皮比较长,胀起的阳具只露出了龟头的前半部分。张芳轻轻的翻开老头的包皮露出整个龟头,只见龟头后半部分和冠状沟处一大层黄色的污垢,散发出阵阵的恶臭,张芳起身去拿纸巾要帮老头擦拭,王贺示意老头坐在床上不要紧张。?

  老头一连激动和期盼,挺着阳具坐在床上,张芳赤身蹲在老头面前,屏住呼吸仔细的帮老头擦拭着污垢,每当张芳擦拭老头阳具一下,老头的阳具便会向上一挺。终于张芳帮老头擦干净了污垢,她深深的出了口气,右手抓住老头的阴囊揉搓,左手的手指轻轻地刺激着老头的马眼,不到一分钟的功夫,老头舒服的叫了几声,一股精液射了出来。?

  张芳有些意外,她本想给老头口交再让老头的阳具插入自己的小穴来满足王贺的快感,没想到老头这么快就射了。老头也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嘟囔道:“哎呀妈呀,真他妈的爽!”?

  王贺一看好戏还没开始就结束了,有些扫兴说道:“这么次不算,什么时候让这位大爷射进你的小穴什么时候算完。”?

  张芳知道王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她没有说话,因为一会自己的女儿杨薇会来这边吃早饭然后娘俩一起去上班,如果让王贺碰到了杨薇那事情就会不堪设想,不管什么祸事让我自己承担就好了,千万不要让王贺伤害到了杨薇。张芳毫不犹豫的含住了老头软绵绵的阳具用力的吸吮起来,不管老头阳具上的恶臭,也不管老头龟头上残留的精液,她使出浑身解数吸着,舌头挑拨着老头的马眼,老头舒服的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具居然在很短的时间挺立了起来。王贺又偷偷的拿出手机拍起了视频。?

  张芳怕老头再次速度射精,她一把把老头推倒在床上,大方的骑在老头身上,在右手手掌吐了口唾沫擦在老头的阳具上,然后扶住老头的阳具顶住自己的小穴往下一坐,“噗嗤”一声,老头的阳具整个没入了张芳的阴道。?

  老头只感觉自己的阳具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空间,龟头麻麻酥酥的真实好生舒服。六十来年了,这是自己第一次性交,原来干女人是这样的美好,干完后即便死了也值啊。老头的目光变得仿佛要吃人一般,鼻孔里穿着粗气,腰部仿佛装了马达一般奋力的向上顶去。张芳也迎合着老头的阳具套弄着自己的小穴。她摸着自己的大奶子嘴里浪叫着希望老头赶紧射精。?

  “啊…大爷…你的鸡巴…好厉害干死我的…小穴了快用力…干爆我的小穴…我是骚货快干我。”?

  老头听到张芳的浪叫猛然间将她推倒,自己从床上翻了起来,用手将张芳的两条大腿压倒了肩膀处,像喝了兴奋剂似地阴茎疯狂的抽插着张芳的小穴。这样的战斗力令王贺都有些刮目相看。张芳张芳刚开始的浪叫是装的,到了后来她已经身不由己的迎合着老头的抽插真正的浪叫起来。?

  老头抽插了足足两百余下,精液轰然发射到张芳的小穴里,张芳爽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躺在床上不住的痉挛着。?

  王贺停止了手机的拍摄,给了老头一个赞许的眼光。老头又恢复了刚开始的不好意思,默默的穿好衣服有些留恋的看着张芳说:“俺可以走了吧?”?

  王贺点点都将老头送出门外,在老头准备骑车离开的时候,说:“大爷,刚才的事情可不许跟别人讲,否则咱两一起完蛋。”?

  老头眨眨眼说:“放心,俺知道轻重,只要你不把俺卖了就行。”?

  王贺转身回到院子里关好大门…?

  【完】